首页 »

帮助大龄青年寻找合适伴侣,共青团当“红娘”靠谱吗?

2019/10/21 17:56:16

帮助大龄青年寻找合适伴侣,共青团当“红娘”靠谱吗?

“520”(“我爱你”的谐音,5月20日也因此被网友调侃为“网络情人节”“表白日”)前夕,共青团中央搞了个大新闻。5月17日上午,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的发布会上,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贺军科在介绍《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(2016—2025年)》时候明确表示,大龄未婚是中国青年迫切关注的重大问题,共青团将帮助大龄未婚青年寻找合适伴侣。

 

此言一出,网络上就炸开了锅。很多大龄青年欢呼雀跃,纷纷调侃要赶紧报名,请求团组织帮助“脱单”。但也有人表示怀疑,认为情感婚恋是个人私事,用得着团中央来操心吗?再说了,由团中央来当红娘,这事靠谱吗?

 

团中央操心起大龄青年的终身大事来,背后当然事出有因。我国目前正在经历建国之后的第四次“单身潮”,而且比前三次还要来势凶猛。具体表现在于,一是单身人口规模庞大,二是增长迅猛。国家民政局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的单身人口接近两亿人。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%上升到2013年的14.6%,超过5800万人一个人生活。

 

从表面上看,婚恋家庭似乎是私人事务,但实际上,婚姻本身具有鲜明的社会属性。尤其是在高度重视家庭的中国社会里,家庭一直是社会的细胞。家庭的和谐稳定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,也是增加国民幸福感和获得感的重要保证。此外,家庭的结构变化,以及由此导致的人口结构变化,对于经济、社会和文化各个领域都具有显著的外溢效应,能够给各个领域造成一系列的连锁影响。所以,当单身成为社会中日益普遍的现象时候,确实应该引起重视。

 

中国的传统文化历来重视家庭价值。一些研究机构的调查结果也显示,在中国的单身人口中,真正秉持独身主义的人口比例并不高。绝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找不到合适伴侣,无法缔结婚姻。像共青团、妇联这样的群众组织,组织体系健全完善,群众基础深厚,能够很便捷、很紧密地联系到庞大的适婚单身青年,在“帮助大龄未婚青年寻找合适伴侣”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。共青团章程中写有“关心青年的工作、学习和生活,切实为青年服务”,而群团改革也要求注重解决存在的问题,注重直接服务普通青年。因此,针对举国关切、当事人又普遍焦虑的大龄青年婚恋问题,共青团提供一些帮助和服务并不越界,而是一件实事工程。

 

共青团并非“光说不练”,而是把实事做在了前头。据介绍,“青年之声”是共青团开通的面向青年的互动社交平台。目前,全国各级团组织已建成5870个“青年之声”。在线下,团中央“青年之声”建立了成长、创业、就业、婚恋等20个服务体系。截至目前,“青年之声”单身青年联谊会已成功举办16期,服务青年1700多人,成功牵手104对。当然,相对于庞大的大龄单身人口而言,这个数据可谓微不足道。但在这项工作任务正式列入《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(2016—2025年)》之后,相信在今后将会获得长足的进展。

 

共青团努力为大龄适婚青年提供帮助和服务,这从其职能来讲不存在问题。但如果追问共青团的帮助能取得多大成效,有多少青年男女会因此而结缘牵手,这个问号可能就要沉重得多。

 

从建国之后我国经历的四次单身潮来看,前三次的成因都比较单一。第一次单身潮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。1950年5月《婚姻法》颁布,随之而来的是波及全国的离婚潮。上世纪70年代末,由于大批“知识青年”返城,城市里迅速聚集起一批大龄单身青年,形成第二次单身潮。 1980年《婚姻法》修改后,“感情破裂”可以作为法律认可的离婚理由,导致离婚人口剧增,形成第三次单身潮。21世纪初一直延续到现在的第四次单身潮,成因则远比前三次更加复杂。一方面,青年男女对于婚姻具有更高的期待,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伴侣,以感情为基础缔结婚姻。另一方面,结婚又面临着巨大的经济成本。城市地区的购房、育儿,农村地区的彩礼、修建或者购买婚房等等,都成为时下很多青年男女结婚的基本门槛,而这些基本门槛,对不少人来说都难以负担。

 

对于如何“帮助大龄未婚青年寻找合适伴侣”,贺军科认为,一些功利化的婚恋观和落后的婚姻习俗,对青年的婚恋有影响。因此,共青团将通过媒体和各组织开展教育,帮助青年树立正确婚恋观、家庭观;联合社会青年组织开展便于青年交往的活动,为他们结交朋友创造更多的机会和条件;还将协调和推动司法部门来规范婚介服务,打击虚假欺骗行为,帮助青年人找到合适伴侣。这些措施当然都很有必要,但同时也应当充分估计到,单身潮的复杂成因,以及横亘在青年男女婚姻之前的种种门槛,并非轻易能够消解。共青团要当好这个“红娘”,还有许多细致的工作要做。

 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雍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