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自说 | 傅踢踢:我是写作者,赶上互联网的趟儿

2019/10/21 18:10:26

自说 | 傅踢踢:我是写作者,赶上互联网的趟儿

 

刚好说中我的心事

 

“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,漂洋过海地来看你,为了这次相聚,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。”自称“人肉歌词机”的傅踢踢坐在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对面,演绎着其背歌词的功力。如果有兴趣,你甚至可以要求他用歌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。

 

“可你知道这首歌背后,还有个荡气回肠、相爱相杀的故事吗?”

 

他问。

 

让这个自称“文艺男中年”的80后有兴趣的,是歌词背后的情感。

 

傅踢踢,沪上媒体人。踢踢是他的花名,因为运营同名微信公众号,现在大家甚至已快记不起来他的真名。他同时在多家媒体开设文化类专栏,流行音乐和情感,是他码字的两大主题。

 

他说这两者,其实是一回事。

 

“对于我来说,流行音乐是重要的存在。要知道,不是每个人都善于表达自我,哼着小曲儿,你会突然发现,咦,这句刚好说中我的心事。”

 

给你一首歌的时间

 

傅踢踢的学生时代,离不开电台和卡带。那时候,明星的更迭还不像现在这么频繁。大众偶像就这么几个,只要反复听,总能进入歌里的情境。

 

“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,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,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”是写对故土的眷恋(《鹿港小镇》);“在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,每个人在痴痴地等,每个人的眼睛都望着那,象征命运的红绿灯”,让人感受到水泥森林里每个焦灼个体的迷茫(《未来的主人翁》)。寥寥几句歌词,仿佛能一下把你拉入歌里的时空,看到巨变都市中,人与人之间发生的无尽可能性——遭遇、离合、情感。

 

图片来自网络

 

甚至还有许多有趣的点。傅踢踢又说回《漂洋过海来看你》:“‘在漫天风沙里,望着你远去,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已,’原来那时的北京沙尘暴已经成为背景,流行歌曲悄悄地诉说着过往的城市。”

 

在他眼里,流行音乐绝不只是小情小爱,还有人的内心世界以及它所反映的时代变迁。

 

“一首歌的时间”,是他微信公众号的固定栏目。粉丝在后台点歌,每一首歌,傅踢踢都会呈现一个好看的故事。这故事,可能是歌曲创作的原型,可能是自己或身边人的经历,也可能是他采访歌手“挖”到的料。

 

蓝海·红海·血海

 

像傅踢踢一样,很多互联网时代的内容生产者都在这么玩:找到自己的兴趣点,挖出背后更深的东西,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和品牌。

 

可是网络生态从博客发展到微博,再到如今遍地开花的个人号,新的问题层出不穷。

 

如果说之前还停留在“蓝海”、“红海”之争,那么现在,俨然已是一片“血海”。阅读数下降,掉粉或是粉丝增速放缓,都是现实的挑战。

 

最明显的,是越来越快的速度。过去,应对突发或热点事件,出“快招”几乎是最有效的手段。两年前某个夜晚,李宗盛演唱会轰动全城,演唱会22点结束,傅踢踢打车23点到家。0点刚过,《我今天的承诺,用这首歌来作证》一文推出。趁着人们尚未平息的澎湃,此文被迅速传播、吸粉无数。

 

傅踢踢这样和记者分析那次“刷屏”:人家还在发演唱会现场照片呢,你情真意切的文字已经写就,不转你转谁?

 

只是今天,在普遍提速的社交网络上,这一招似乎没有那么灵验了。全民微信时代,热点在手机方寸之间,迅速刷爆整个世界。这意味着允许一个热点事件发酵的时间被大大缩短。而这反过来又催促自媒体人不得不以更快的速度推文,好像陷入了某种恶性循环。

 

傅踢踢给记者举了个例子。前阵子小李子终于被封奥斯卡影帝,自然是全网疯转的大新闻。当天他转载了一篇好友、也是知名自媒体人的文章,三四个小时后点击还不尽如人意,甚至比不上平日的阅读。据他所知,几个电影娱乐类大号抢在第一时间发出的文章,效果也不如预期。面对满屏的“小李子”,面对大同小异的信息在短时间密集轰炸,读者疲态尽显。

 

图片来自网络

 

出奇制胜,可能是打破恶性循环的妙招。

 

眼下,对于全网大热点,反应最快的文章,点击率并不一定高,反而是那些在缝隙时间里踩准第二落点的文章,可能跳出来。傅踢踢认为,这种现象简单来讲就是,大家都在刷信息的时候,如果有篇足够优质的分析出来,反而可能受捧。

 

写作者的价值

 

还有一个问题,是“我想写的”和“你想看的”之间的错位。

 

什么是好内容?心灵鸡汤、搞笑段子,还是严肃而质优的学理?对后者,傅踢踢否认得最决然。“我们从小受到的科班教育,会让你觉得应该要看点严肃的、正儿八经的东西,但实际上,大部分人上网只是为了杀时间。”

 

也就是说,写得更“严肃”,意味着放弃更大的市场。

 

在这样的逻辑下,互联网孵化了一些深谙人心的“网红”,他们是高明的经营者,会巧妙的读心术。他们说读者想听的话,必要时放下身段,哪怕言不由衷。

 

早年的博客、微博时代,知名博主也可以坐拥百万粉丝,但这并不产出实际效益。而在以微信公众号为代表的社交网络上,写字的人突然发现,自己能赚钱了,并且赚钱的模式不只是拿稿费。常见的变现方式是,卖广告和做垂直。

 

傅踢踢的公众号也运作广告。但他坦言,短期内,广告的变现能力也许非常强;而从长远看,垂直领域的细分,能增强用户黏度,打造属于个人的品牌和商业价值。

 

并不是每一个内容生产者,都想把自己变成生意人。

 

用户想要看什么?这可以通过数据反馈,来摸索和改善。不过在傅踢踢看来,这只能是第一步。因为通过紧跟大量热点圈来的“粉”,粘性低、精度差,也容易把运营者本身拖垮,变得和别人雷同。

 

自称“文艺男中年”的傅踢踢

 

“文艺能吃吗?也未必能赚钱吧。但文艺带来的愉悦感是其他东西替代不了的。”傅踢踢告诉记者,“遇到挫折,至少能到那个精神的世界去躲一躲,也许就是因为它离钱没那么近。”

 

一直在努力经营“个人品牌”的傅踢踢相信,哪怕不媚众、不讨好、不讲段子、不涉荤腥,一样能找到自己的圈层。而这种寻找,需要对人心的深刻洞察。

 

在傅踢踢眼里,“码字”这件事,最动人的部分可能还是袒露心声,并且让读者产生共鸣,“没有什么比这更能体现一个写作者的价值了”。

 

专栏作家和DJ,是他从小就种下的梦想。如今在自己的公众号里,他一边写喜欢的话题(并且已经众筹出版了第一本书);一边回应粉丝们的点歌(据说根据目前的更新速度,大家点的歌曲足够他写到2050年)。

 

看上去梦想已成真。

 

傅踢踢也承认这种幸运。他现在做的事,和任何时代的专栏作者都差不多。只不过,和许多其他自媒体人一样,他刚好赶上了互联网的趟儿。

 

题图来源:作者提供  (未经授权,谢绝转载。栏目主编:刘璐  编辑邮箱:internetobserver@163.com)